12个塑料瓶=5毛钱=129元,怎么算?

作者:程小琼,新零售商业评论高级编辑

1

2019年8月,垃圾分类成为媒体头条热点的当口,黄宁宁穿着12个废弃塑料瓶做的T恤,13个废弃塑料瓶做的雨衣,以塑料改造师的身份上了湖南卫视的“快乐大本营”,参与其中一个叫“真真假假”的环节。

结果被明星嘉宾们判定为“这是假的”。

一次性PET塑料瓶回收之后再生为化纤,做成衣服、鞋包等产品,在中国已有至少20年、在欧美将近70年的研究与应用历史,技术成熟,市场稳定,一直受到时尚品牌的亲睐。

黄宁宁把这个技术和材料应用到了自己主理的可持续时尚潮牌好瓶(HowBottle)中,至今已有3年多了。

从to B端的环保T恤定制业务开始,好瓶凭借出色的营销和设计能力走到了消费者面前,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了用塑料瓶回收再生新材料制成的衣服,但黄宁宁比较崩溃的是,总有人问她:我给你12个废弃塑料瓶,你能给我一件衣服吗?

这个问题,换作苏州玖隆再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唐国明来回答:12个塑料瓶可以换来的,只有5毛钱。

而一件好瓶定制T恤的基础价格是129元。

塑料回收,变废为宝,成为了全球气候变暖,污染严重的时代危机中的一个出路。

当大多数人还停留在“知道”时,一些行动者已经开始“做到”了。我们共同面对的,是拓宽消费者认知,让钱包为青山绿水买单。

塑料回收的古老生意 

塑料作为一个宽泛的概念,面向大众的分类有7种型号,由一个可回收的三角形符号和一个数字组成,每一个数字代表一种塑料类型。PET是其中的No.1。

PET中文名为聚对苯二甲酸乙二醇酯,英文名为polyethylene terephthalate,最常见的用途是制作成饮料瓶和纺织纤维,后者即为聚酯纤维,是化纤的一种——翻看你的衣服材料说明,这都属于常见材料。

在面料和材质上,好瓶产品所用的“rPET”是指回收后的PET,其中“r”(recycle)意为“循环、回收”。

PET来源有两种途径:从石油提炼成为原生材料,以及回收PET做成再生材料。

显然,回收PET再利用能缓解石油资源短缺,快速降低碳排放:1吨rPET纱线相当于67000个塑料瓶,可以减少二氧化碳排放4.2吨、节省石油0.0364吨、省水6.2吨。这意味着,生产rPET比常规生产PET节省近80%的能源。

在中国,废弃塑料瓶的回收,是一门古老的生意。在街头的垃圾桶、从家庭丢出去的垃圾袋中,塑料瓶停留的时间是最短的。

在社区,大部分老百姓仍保有塑料瓶可回收的意识,通常会收集变卖或交由保洁员回收。

位于老闸北的杨波大厦,是上海垃圾分类力推的模范小区之一,夏天其保洁员一周可以回收100斤塑料瓶。在街头,总能看见有人翻垃圾桶,甚至是从你手里讨走刚刚喝完的矿泉水瓶。

唐国明创立的苏州玖隆,早在2003年就开展了废纸的回收业务。2008年造纸行业受到金融危机的冲击,回收再利用的产业价值骤减。

唐国明在找新出路时锁定了废旧塑料行业。他利用旧有的废纸回收网点同时回收废塑料。

为了解决废旧塑料下游产业链的标准化问题,唐国明自建工厂,做塑料的标准工业产品PET瓶片,这一转型让玖隆成为了该领域的领头企业,于2015年7月挂牌新三板,根据其年报2019年营业额3.75亿元。

新版“鸡毛换糖” 

中国的废弃塑料瓶回收率可以达到多少?

唐国明表示,业内还没有严格科学的数据,在他看来,回收率能达到90%甚至是97%。好瓶负责供应链的伦嘉渝也认为回收比率很高,接近70%~80%。

尽管国内对于PET瓶有如此高的回收率,仍然无法满足全球的塑料需求。2018年全世界塑料产量达到3.59亿吨,中国是世界第一大塑料生产大国,产量占全球的30%。

2017年7月国务院发布《禁止洋垃圾入境推进固体废物进口管理制度改革实施方案》之前,塑料再生行业的利润是依靠废塑料近乎零成本进口,以高昂环境成本为代价。

唐国明说,玖隆一开始因为废纸回收的网点布局,就只做国内的塑料瓶回收业务。受洋垃圾进口禁令政策的影响不大。

通过玖隆位于全国的回收点,被回收的塑料瓶会进入一条成熟的产业链,塑料瓶被清洗干净,瓶盖、瓶身和外包装塑料纸分离,塑料切片、抽丝、冷却集丝,生成纱线最终织成面料。

并非所有被回收的塑料瓶都能被做成面料。塑料回收之后,会根据干净程度和纯度进行分类。塑料粒子和PET瓶片会被送往不同的面料工厂进行加工。

根据中国合成树脂协会塑料循环利用分会相关专业人士介绍,从产能来看,国内的PET成为纺织面料的比例为52%,28%变成了填充物,进入了日常生活的被子、羽绒服、毛绒娃娃里,剩余的10%是无纺行业。

受限于塑料的处理技术,部分塑料会在小作坊里变成塑料粒子,最终成为低质的塑料制品,比如塑料盆、塑料凳、塑料垃圾袋、塑料步道,等等。

这也是一个21世纪新版的“鸡毛换糖”故事。

鸡毛换糖的精神成就了今日之义乌。义乌的地理位置决定了它种田先天优势不足:土地酸性强、肥力差,当地人发明了用鸡毛等杂物沤肥的方法。

每年冬春农闲的时候,周边一带的农民手摇着拨浪鼓,肩挑两个担子,走街串巷,用自制的红糖换回鸡毛,被称为“糖担”。

“鸡毛换糖”作为一门谋生的手艺,在浙江义乌一带已经延续了数百年,收回来的鸡毛,可以做成治胃病的药品,成色好的会被做成手工艺品,差一点的就做成肥料。

20个世纪80年代,义乌小商品城的前身,就是“糖担”们用小百货摆地摊的模式。老百姓的日常需求叠加了政策的导向,刺激了商人们逐利的胆量,40余年的经营才有了今日小商品城的生机勃勃。

To B or Not To B 

考验讲故事的能力 

莎士比亚让哈姆雷特面对生死选择时独白:To Be or not to Be,that is a question.(生存,或者死亡,这是一个问题。)

每一个进入产业的企业家、创业者,也面临这个选择难题——to B or not to B,做B端生意还是C端品牌?

赵文静坚定地选择了只做to B的生意。在纺织行业深耕了10多年的她,经历过一次外贸品牌从0开始的打造,3年下来感受“就像扒了一层皮,做C端品牌太难了”,于是2017年在上海创立P.E.T.好润环保,为企业提供rPET面料相关的环保产品定制服务。

赵文静选择投身服务B端,考虑了自己和创始团队伙伴的行业优势。他们都在服装行业从业多年,熟悉服装和纺织行业的供应链,能撬得动面料工厂以确保小批量合作。

“相同的价格,我们可以提供更好的品质,我们可以确保在相同的品质下,我们一定是最低的价格。”

赵文静的第一个合作对象,是阿拉善SEE基金会华东项目中心,定制了500个塑料瓶回收材质做的环保袋。

阿拉善SEE是史玉柱、王石、冯仑等80名企业家在内蒙古阿拉善盟发起成立的以社会责任(Society)为己任,以企业家(Entrepreneur)为主体,以保护生态(Ecology)为目标的社会团体。

这之后,围绕企业的礼品或者内部采购需求,好润还推出了渔夫帽、眼罩、真丝质感的丝巾、企业会议、工牌所需的卡套等一系列产品。

赵文静很欣赏HowBottle的品牌打造能力,认为“她们特别会讲故事,适合做C端”。

好瓶是在2019年开始转向以to C业务为重心的,事实上,在伦嘉渝入职并负责供应链的运营管理之前,黄宁宁深受供应链折磨。

黄宁宁是新闻系出身,当过记者,毕业后去了阿里巴巴,在淘宝做了5年多的产品运营,经历了手淘改版,阿里纽交所上市敲钟。射手座爱自由逐梦特质明显的她,在自我迷失中,辞职开始Gap year(间隔年)行走世界。

回到国内,她接触到了社会创变者们聚集的BottleDream,这是一个从腾讯出来的用户体验设计师创立的平台,鼓励青年人用创造力改变社会。

热爱潜水的黄宁宁在这里萌发了“回收塑料瓶把它们做成好看的产品,通过撬动市场力量介入,解决塑料污染的环境问题”这一想法,于是在2017年创立了好瓶,主打可持续生活方式,目前主要做包袋。

她想做出好的产品,但一开始并不懂供应链,经常在办公室拍着桌子跟工厂的人吵架,“又把细节做错了”。前一年多都在自我调适和对外抓狂之中游走。

第一年做的一系列环保行动卓有成效,为好瓶吸引来了现在的供应链合作伙伴,一家专注做可持续面料的公司主动找到好瓶想合作。

几轮接触下来,黄宁宁和伦嘉渝对工厂的管理和技术水平都比较满意,整个生产和开发节奏才稳定了下来。

在to B转向to C的试水中,好瓶确实展现出了非凡的营销天赋,按照黄宁宁的说法,“得大声向外说,才能让人听见”。

无论是黄宁宁从阿里离职逐梦的经历,还是产品的设计和文案、可持续生活方式的推广策略,都深受青年群体的喜爱。

2017年,好瓶发起了“Sports For Good”拯救瓶子的行动,通过马拉松赛事的合作来推动消费者的关注。

从兰州国际马拉松开始,征集敢于穿上特制战袍的选手,边跑马拉松,边捡赛道上的塑料瓶,超过70个塑料瓶挂满全身完成比赛。

除了行为艺术,好瓶也注重商业合作的推广形式,持续和可口可乐中国合作推出产品并面世销售:由24个塑料瓶组成的“24包”。

每个包里都有一块印有独特编号的蓝色小房子的布料,来自曾服役西南地震灾区的救灾帐篷;由13个回收塑料瓶做成的“在乎衣”的风雨衣,衣服背后的Slogan遇水变色,从“I DON'T CARE”(我不在乎)变成“I DO CARE”(我在乎),创意表达青年人的环保态度。

这两款产品都属于好瓶的爆款。“24包”迄今为止卖出了17000个,迭代过2版。虽然C端业务还没有独立实现盈利,黄宁宁和伦嘉渝测算,2020年将会出现突破的拐点。

2020年,赵文静也更迭出了更刺激的服务——她“逼迫”负责供应链的小伙伴想办法和工厂达成合作,实现一件起订的T恤定制业务,并开出了淘宝企业店铺,开放一切有助于回收减塑的合作谈判空间。

她希望从B端实现商业闭环,用规模化的产品撬动行业产业链的变革。

2019年底起,好润开始B端企业客户的年度采购合作,从客户产生的塑料瓶收集,到进入回收产业链,全程追溯,最后为对方定制他们的日常用品,这一产业链闭环的设计,能在尽量不增加企业采购成本的前提下,帮助客户实现塑料中和,甚至碳中和。

成为系统中的行动者 

不管是to B 还是 to C,好润和好瓶都在有意识地寻找应对全球环境危机的解决方案。她们的目标是为地球减塑减负,让地球开心。

但无论是好润还是好瓶,都还处于企业的早期阶段,对塑料污染现状的改变作用极为有限。全球大的集团公司、知名企业,被指责应该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

2018年10月底,英国的艾伦·麦克阿瑟基金会(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与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联合发起“新塑料经济全球承诺书”行动倡议,290多家知名企业及关键组织参与承诺书的签署,尝试从源头推动实现更可持续的循环塑料经济。

在最新发布《新塑料经济全球承诺书2019春季报告》中,全球有超过350家企业加入这一行动,并明确宣布2025年使用500万吨rPET的目标,参与企业的数量占据了超过全球20%的塑料包装企业。

其中包括全球发展最快的10大消费品企业中的6家:雀巢、百事可乐、联合利华、可口可乐、欧莱雅及玛氏;全球10大塑料包装制造企业中的4家:Amcor、Sealed Air Corporation、ALPLA Group及Aptar group Inc;也包括了全球15大零售商中的5家:沃尔玛、施瓦茨集团、家乐福、塔吉特等。

商业是一个大的系统。有人知道,有人做到,有人刚刚开始行动,但商业向善,永远不晚。

黄宁宁和好瓶做包,第一要求是美观时尚和实用,消费者对可持续和环保理念的接受自然融于对产品本身的喜爱和欣赏中,这是她理解的商业可持续。

赵文静和好润专注做企业产品的设计服务,是希望站在企业的角度,在尽量不增加采购成本的前提下实现塑料回收利用的闭环,推动供应链的改变。

唐国明和他的苏州玖隆,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废旧塑料的环境污染带来的危机,他看到的是一个可行的生意,一个商机。恰好这一机会同时满足了可口可乐、雀巢等品牌的需求,也补足了可持续发展的回收链条。

在这一产业中寻找商机的人,对环境保护从无意识走向有意识,无疑是塑料再生市场大发展的又一大利好。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目前,我国范围内与塑料再生相关的在业、存续企业超过6万家;过去的5年中,相关企业新注册量达到4.5万家。

对于每一个我们,当想要消费一件衣服、一个包包的时候,欣然接受rPET面料并愿意为此支付更高的成本,支持推动可持续发展的初创企业们活下来,走上更大的舞台,这也是可持续消费行为的一种。

 

评论

变废为宝,我们知道,他们做到。
2020-06-09 10:40

相关内容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商业评论网立场。

原创内容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微信“零售君”(lingshoujun2018)或“商评小微”(xmi8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