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类玩家闯入社区团购

作者:田巧云

 

餐饮企业主要的业务模式是堂吃,外卖诞生以后,不少餐饮企业又加入外卖业务。新冠疫情爆发后,堂吃业务一下子变成了0,而外卖业务又受到运力不足的掣肘,于是,包括海底捞、耶里夏丽在内的一些知名餐饮企业开始试水社区团购。

 

社区团购并不是零售新业态,早在PC时代就有了社区团购的种子。“应该说,社区团购真正成为一个专业名词,是在2017年出现专业的社区团购公司之后。”微信小程序“群接龙”首席运营官梁小桥说。

 

时至今日,即便流量巨头以各种方式布局社区团购,这个赛道上并未出现真正的垄断性大品牌,整个社区团购行业呈现出非常明显的区域化特征。在社区团购中,粉丝是基础条件,商品是必备条件,二者缺一不可。社区团购的模式也与传统零售模式的“供-需”关系不同,社区团购是“需-供”关系。顺序之差,却反映出社区团购的链条中,团员参与的重要性。

 

社区团购公司的出现,虽然让货品更丰富,物流仓储更规范,但只是在社区团购简单的链条上强行插入,却未改变从供到需的链路。社区团购公司试图通过中心化的方式,借助技术和资本,快速提升社区团购的效率,并由此扩大规模,有些一厢情愿。随着资本炒热市场,社区团购企业名单在短时间内快速翻了两倍。抢地盘,抢团长,社区团购一时进入百团大战的局面。2019年下半年,社区团购企业迎来行业大洗牌,合并、联盟、死亡,成为这一时期社区团购的关键词。

 

从事社区团购工作的汪先生指出,首先社区团购成立的一个重要基础就是团长本人,去团长化之后,社区团购与传统电商的区别在哪里;其次,扩大现有商品品类,却没有改变社区团购从需求端倒逼供应端的逻辑,并不能为社区团购公司脱离困境带来实质性帮助。

 

“社区团购公司,其实是硬生生嫁接出来的,我个人认为未来它们不会死,但一定会演变,比方说演变成比较纯粹的供应链企业。”梁小桥认为,社区团购还是人与人之间一种有温度的交付,依靠纯电商或技术思维是无法解决的,“开展社区团购的企业,必须要有这样的认知,且让这个认知落地,才有可能成功”。

评论

社区团购公司的竞争力,取决于它们对社区成员行为的影响力。
2020-09-10 14:27

相关内容

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商业评论网立场。

原创内容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授权事宜请联系微信“零售君”(lingshoujun2018)或“商评小微”(xmi8607)。